化不开你浓浓的爱
作者:1406班   王思雨浏览数:116


时光点滴逝去,母爱如泉涌来,无论多久都化不开你浓浓的爱。

 至今为止,母亲换了两次工作,我还记得你的起初第一个工作是在一个用黑黝黝水泥墙堆围的一个服装市场的服装店里开始的。

 小时候的我周末了由母亲带去店里照顾,并不宽的空间里除了衣服就剩下一张躺椅和一个开启就会发出“吱呀,吱呀”响声的电风扇,但是这些在酷热的夏天并非管用。

我在市场里玩累了,打着哈欠跟母亲说想睡午觉,你就抱起我把我安放在躺椅上,用毛巾擦擦我脸上脖子上的汗,打开电扇定住往我的方向吹。“吱呀吱呀”的声音实在是吵,但这天那么热没有电扇又不行,我难受地翻来覆去睡不着。正在整理衣服的母亲见我这样皱皱眉,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放下衣服,去隔壁借了个凳子轻轻放在我身边,随即关上了电扇。我顿时感到燥热起来,但突然又有一阵阵清凉的风驱散了燥热的气息。我不解地睁开眼睛,母亲正坐在我身边,身子半靠在椅子把上,虽然一直用手捂着嘴打着哈欠,却一直没停下手中的扇子,节奏而快速地扇动着,萦绕着清凉。我看见了疲倦在母亲湿润的眼里滚动,“妈,你自己去休息吧,开着电扇我也能睡着的。”母亲笑着摇摇头,用手赶紧蒙上我的眼睛,叫我快点儿睡,我实在抵不住困意的袭来,伴着这清凉便沉沉睡去。

过了不久,一对男女说说笑笑的走进店里“老板,今天有什么……”话音未落,母亲急忙用手指放在嘴前“嘘……”那对男女被惊了一下,疑惑地看着母亲,母亲伸手指指椅上的我,歉意的拉拉俩人把俩人请到店门口,压低声音说“实在不好意思两位,我的女儿正在睡觉,我不希望现在吵到她,请你们先去别店看看吧”母亲抱歉地点着头,用手背抹去额头和鼻尖的汗珠,那个女人递来一张纸巾“幸苦你了这位母亲”,母亲双手接过说着谢谢。看着那男女离开的背影,母亲狠狠吸了口气,似乎想把困意全都压回去,随即关上了店门放出休息的牌子,又坐回了凳子上,母亲摸摸湿透的后背,伸手靠近风扇的开关,突然想到什么又把手缩回去了,继续拿起扇子,扇着,看着我进入梦乡而扬起的微笑,母亲也甜甜的笑了,像是那甜蜜的浓厚奶油,怎么都化不开。

我睡着后的故事,是对面的阿姨告诉我的,听罢,有一朵细小的蘑菇云在心脏的旷野上爆炸开来,无声无息地爆炸在遥远的地平线。母亲总是在我的身边,默默地爱着我,这份爱,一直都很温情,一直都很柔和。每当我看着岁月在母亲的皱纹里葱茏,每当我让母亲脸上出现或愤怒,或难过,或快乐的神情,每当我沉浸在母爱的暖意当中,我都能感受到,母亲的爱,甜,香,浓稠至极,无时无刻都包裹着我,让我怎么都化不开。

时间这双大手,化不开你浓浓的爱。


联系我们
天气信息